首页 美文 故事 作文 图书 树洞
全部 原创散文 哲理散文 生活散文 现代散文 情感散文 精美散文 儿童散文 散文欣赏

关于稻草的那些事儿

奋斗的小美
发表于 2023-01-25 00:40

名不见经传的稻草,在父母眼里就是不可或缺的农资、风物乃至“宝贝”。关于稻草的那些事儿,总是令父母及我们记忆犹新,回味无穷。

秋收时节,割谷是重要的农活。为了备齐来年拴秧苗用的秧草,在割谷时就得多个心眼了。父母谙得此理,有序而为:割草把时,得割下去一点,尽可能让稻草长一点。估计一下草把数量后,父母点点头,将其背或挑到地坝。再拿起草把,搭在石磙或板凳上。于是,金黄的谷粒欢快地脱落到地上,草把中的较短稻草被去掉,留下长稻草。最后,捆成一把把长稻草,晒干后,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秧草。呼吸秧草的干香味,目睹秧草可人的颜色,憧憬来年春天拴秧苗的秧草有了保障,父母眉头舒展,满心欢喜,倍感踏实。我和弟弟虽然没帮上忙,但见秧草及父母的神情后,受到感染,心情甭提多美妙了。

对于割谷后挑、背回来的草把,父母井然有序地打理。一般情况下,母亲负责煮饭,父亲负责打场。不过,打场前的扫地坝、解开料子篾、抖散草把、铺稻草,母亲都会见缝插针地协助父亲。我们见状,觉得好玩,嚷着要抖散草把、铺稻草,助父母一臂之力。父母不许,理由是草把散发出的灰尘会使人抠、痒难受。我们不惧,继续嚷嚷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参加劳动是体验生活,才会懂得生活的艰辛与生产的不易,应是好事一桩。想通了,父母拗不过我们,只好答应我们。刹那间,一家四口人在地坝上侍弄着草把,把稻草们铺匀了,加上我们的欢声笑语,牛儿在一边静候时发出的哞哞声,一起协奏出唯美的乐章。

打场了。只见父亲立在稻草丛上,一手牵着牛鼻绳,一手拿着水竹棍,“嘘嗤”一声命令后,那牛儿就拉着石磙围绕父亲转圈。若慢了,父亲就手起棍落,打在牛屁股上,发出响亮的“啪”声。自然,牛儿知趣地加速前行;若牛儿开小差,放慢速度低头吃稻草,父亲也是抽打一下牛屁股,催其正常拉磙打场。人累了,倦了,父亲就“哇”住牛,抽支香烟,吐吐烟圈,叹叹气,打发倦怠,重振精神。或在牛儿打场中,赶牛、抽烟两不误,也算是一种解闷、调节。牛儿累了,必须让它喝水、吃稻草、歇息片刻,以养精蓄锐继续打场。果然,经过调理后的牛儿更加精神饱满,劲头更足,只任拉磙时发出的“吱嘎”声分外清晰,只任一圈圈转动到边到位。

翻杈了。只见父母拿起扬杈,挑起稻草,翻转,一层层铺好、铺匀。我们真够逗的,还是觉得好玩且奇妙,拖下父母手中的扬杈,照着他们的模样,体验翻杈的感觉。哎,费力,还有灰,不到五分钟,就感觉不能继续翻了。瞅瞅我们的疲惫样,父母心疼,赶紧拿过我们手中的扬杈接着翻杈,直至翻、铺完毕。这时,父母教导我们:“看嘛,弄稻草的活这么辛苦,你们要好好读书,不当黄泥巴脚杆。你们有出息了,我们睡瞌睡都晓得笑醒了!”想想刚才的情景,领会父母的话语,我们不约而同地点头了。

父亲继续牵牛打场。如此反复几番,终将谷粒从稻草上碾下来。“除场了!”还是父亲的一声吆喝后,母亲与父亲一起拿起扬杈,插进稻草丛,掀翻稻草,抖落谷粒,再将稻草移至地坝边。约半小时后,除场完毕,稻草与谷粒各自一边,泾渭分明。此时,夜深了,我们往往经不住瞌睡虫的袭击进入了梦乡。即使没睡着,想帮父母除场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只好在父母除场时的谈笑声、扬杈与稻草、谷粒摩擦声的伴奏下,渐渐梦见周公。

第二天,逢阳光灿烂,是晒的好天气。晒谷粒无需多说,晒稻草也不容忽视,还得重视起来,只因为冬天的牛儿要吃干稻草、干稻草也是冬天最好的发火柴。父母没有马虎,待晒一阵稻草后,就用刮耙或扬杈翻晒。循环往复后,把稻草晒干,就是终极目标。呵呵,可以了,父母闻着干稻草的香味,慨叹着,惬意极了。捆稻草是当务之急。父亲麻利地揪、搓、编干稻草成一个个草料子。母亲解开草料子,抱来干稻草,捆成一捆捆干稻草待用。我们编不成草料子,就只有抱干稻草的份了。尽管贡献不大,但还是得到了父母的口头表扬,因为我们在父母的心里永远是最可爱的。

堆草垛接踵而至。父亲在地坝边择了一块平地,铺上松木或杂木呈田字形垫底,再把一捆捆干稻草满满地铺一层。踩紧后,又铺第二层……层数高了,就得搭梯子运送干稻草了。父亲站在干稻草上,母亲在地上拿起一捆捆干稻草上梯传递给父亲,再铺紧。我们看在眼里,心里过意不去,跑过去帮助母亲递干稻草。嘿嘿,这下,母亲轻松了,笑着夸赞我们懂事。我们依旧卖力地运送干稻草,只求心中那份慰安。最后,父亲在顶层干稻草上搭些散干稻草,披在两边,利于雨天排水,不至于淋湿中间干稻草。考虑得如此周到,我们佩服不已。至此,在一家人的通力合作下,草垛堆成了,醒目地立于地坝边,俨然是一件“得意之作”,叫我们一家人怎能不开心呢!

忙完这些,父母又去割田里的谷桩了。父母认为:其实,谷桩也是稻草的一部分,腐烂或焚烧后就是农家肥,可以把庄稼滋养得更茂盛、丰收。所以,父母会带上我们割谷桩。于是,一窝窝、一行行谷桩抵不住镰刀的威力,纷纷倒下,晒干后,或被堆在一起烧成灰肥田,或被父亲犁翻进泥巴里,腐烂后也肥田。割、烧、犁翻谷桩结束了,手板上起了干茧,甚至还有血泡,也疲乏了,腰酸腿疼了,父母叫我们一起歇歇,摆摆农门阵,说说笑话,也就累并快乐着了。

冬天来了,不出所料,干稻草派上用场,或发火,或拴物,或做成稻草人吓麻雀、保护农作物安全,或成为牛儿越冬的美食,或成为裤腰带。为此,父母感到满意,分外感激干稻草。大凡是耳濡目染的缘故,我们也喜欢上干稻草,似乎越来越离不开干稻草了。

春天,也有干稻草施展才华的舞台。储存好的秧草被父母从楼上取下来,用绳子系好背在背上,下田扯好秧苗后,捏、挽、转、系后,秧草就拴住了秧苗。此时此地,父母倍加感恩秧草的功效。受此影响,我们也扯过秧苗,用过秧草,真还那么实用,对秧草的青睐和依恋的情愫越发浓烈。

年年岁岁稻草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稻草从秋到冬、春,极尽拴、肥、养、引之能事,不辱使命,无怨无悔,令我们肃然起敬,礼赞不已。父母把稻草视为农事中的伴侣、生命中的一部分,以至于来个种稻草洋芋般的探索、创新,来个“救命稻草”般的感悟,也不足为奇,在情理之中了。我们在父母及稻草品格的激励下,一路过关斩将,总算走出大山,走进城市。能有幸福的今天,我们总会感恩父母的谆谆教诲及如蜜之爱,永远忘不掉关于稻草的那些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