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图书 美文 故事 作文 树洞
全部 鬼故事大全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短篇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医院鬼故事 家里鬼故事

鬼夺舍

虫_温
发表于 2023-03-14 09:08

一艘满载着秀女的大船正在河面上行驶,两个慌慌张张的小丫鬟来到了一个舱房前,“扑通”一声就跪在地上,对着一个三十来岁,正在喝茶的太监说道:“夏小姐生病了,从晚上一直睡到现在,怎么都叫不醒……”

陈公公一听,急得随手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,站起身来,就往舱门外走。身后,茶杯没有放稳,“骨碌碌”地滚到了地上,陈公公也顾不上回头看一眼。

来到秀女住的舱房里,只见夏小姐直挺挺地睡在床上,一旁几个秀女正手足无措地看着她。

陈公公心里一凉,加快了脚步,连忙走到夏小姐的床前,伸出手去探了探鼻息,发现还有呼吸,这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夏小姐名叫夏仙芝,是这批秀女中长得最美的一个。

为了救蒙冤的徐大将军,陈公公花费了好多心思才找到了夏仙芝。如果她没了,那陈公公救徐大将军的计划也就落空了。

徐大将军名叫徐威,是个正直无私,一心为国的人。

为了抗击外敌,他主动请缨到边关,浴血奋战了一年,不但把外敌赶走,还得到了宋阁老和外敌勾结的证据。

可惜的是徐威最信任的副将赵杰因家人被宋阁老胁迫,成为了宋阁老的眼线。

为了家人的性命,徐威还没来得及把证据呈给皇帝,赵杰已经把徐威发现宋阁老和外敌勾结的事告诉了宋阁老。

宋阁老十分狠毒,为了以绝后患,他派人制造了徐威谋反的假证据,称徐威拥兵自重,打算谋逆。

徐威打了胜仗,赶走了外敌,不仅士兵们信服他,百姓们也很拥戴他。

皇帝本来就对颇有威望的徐威有所忌惮,加上疑心又重,看到了宋阁老送来的“证据”,不由分说就把徐威关在了天牢里。

要不是怕军队哗变,百姓们愤怒,徐威就被满门抄斩了。

可即便军士们以性命担保,百姓们纷纷请愿,皇帝还是不肯放了徐威,反而更加恼恨徐威民望太大。

但皇帝也不敢贸然杀了徐威,于是就那么把徐威关着。

因为崇敬徐威的人很多,徐威在牢房里倒是没有受什么苦。

宋阁老一时摸不准皇帝的想法,又问不出证据藏在哪里,也不敢暗害徐威。

徐威不知道是赵杰出卖了他,不仅把证据藏在哪里告诉了他,还把自己的家人托付给赵杰照顾。

因为出卖徐威的事,赵杰已经日夜难安了,如今徐威还是那么信任自己,赵杰更加愧疚不已。

知道陈公公为人正直,而且和宋阁老有仇,赵杰偷偷地找到了他,把宋阁老胁迫他的事告诉了陈公公,还把证据藏在哪里也告诉了他。

陈公公一听,愤怒不已。他早就觉得徐威的事可疑了。一个肯主动请缨上战场,为了保家卫国浴血奋战整一年的人怎么可能去谋反?

陈公公暗暗发誓,他一定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,把宋阁老干掉,把徐威救出来。

正巧这一年皇宫要大选秀女,陈公公有了主意。他要想方设法找到一个貌美如花,胆大心细的女子,放到皇帝身边去,配合他行动。

经过陈公公不懈的努力,终于让他找到了夏仙芝。

夏仙芝是个秀才的女儿,不仅美貌无双,而且知书达礼,有胆有识。

陈公公告诉夏仙芝徐威是被人陷害的,他有证据可以证明。

可皇帝并不是非常信任他,而且太监是不可以干政的,因此他没法安全地把证据呈给皇帝。如果夏仙芝得到了皇帝的宠爱,她就可以安全地把证据呈给皇帝了,还可以帮着徐威说几句好话。

夏仙芝知道,其实后宫女子也是不可以干政的。

但她也知道如果没有徐威舍生忘死的抗击外敌,就不会有老百姓现在安定的生活。

她一口就答应了陈公公,要帮徐威洗脱冤屈。

夏仙芝那么爽快地答应救徐威,陈公公喜出望外,真希望船快点到京城,好把夏仙芝献给皇帝,能早日把宋阁老击垮败,把徐威救出来。

可谁知夏仙芝竟突然病倒了,沉睡不醒,日渐羸弱。

陈公公连忙请随行的太医给夏仙芝医治。可太医给夏仙芝开了好几副药灌下去,夏仙芝还是昏睡不醒。

眼看夏仙芝再昏睡下去,连性命都难保了,陈公公急得焦头烂额,把服侍夏仙芝的丫鬟都拿去询问,想搞清楚夏仙芝是如何生病的。

服侍夏仙芝的两个丫鬟都说,那天晚上夏小姐睡不着,起来在船头站了一会儿,回去后就有些古怪了。自言自语了半晚上,还拿着一根木棍舞了好久……再后来她就开始睡觉了……

可夏仙芝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,怎么都喊不醒,两个丫鬟吓坏了,这才去禀报了陈公公……

太医听了丫鬟的话,若有所思地道:“夏小姐可能是中邪了,要请神婆来给夏小姐看看。”

陈公公便吩咐把船靠岸,把随从都派出去请神婆。

一天快过去了,随从们才请来了一个神婆。

陈公公一看,大失所望,那神婆才十二三岁的样子,相貌稚嫩,神情举止却又十分老成,分明是个装成大人的小姑娘。

陈公公不满地问随从为啥请了个小姑娘来。

随从告诉陈公公,附近就这么一个神婆,听说十分灵验,应该有几分真本领。

陈公公一句都不相信随从的话,只是眼看着天都黑了,才勉强把小姑娘留了下来。

陈公公的脸色不好看,可小姑娘一点都没有在意,仍然笑嘻嘻的,主动和陈公公说话,告诉陈公公她姓杨,可以叫她杨婆。

一个小姑娘叫杨婆?陈公公差点气笑了。

小姑娘杨婆看了陈公公几眼,突然道:“陈公公五岁丧母,六岁继母进门,表面上对公公极好,实际上不是好人,不然公公也不会入宫……”

陈公公大惊,继母一直在暗地里虐待他,十一岁那年,他实在受不了了,刺了继母一剪刀后从家里逃了出来。走投无路之下,只好净了身,入宫做了太监……这件事是陈公公的隐密,他从未和人提起过。

见陈公公惊骇莫名地看着自己,杨婆笑了笑,又道:“宫中有个洪太监,下落不明,我却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
陈公公一听这话,脸色都变了,一下子站了起来,勉强笑道:“请杨婆来是为了夏小姐的事,其他人的事咱们就不谈了。”

杨婆微微一笑,果然不说洪太监的事了,转而和陈公公说起了夏仙芝的事。

那洪太监是陈公公的死对头,想联合宋阁老暗害陈公公。

不过被陈公公发现了,于是设了个圈套,把洪太监骗到了僻静的地方,把他杀了,尸体扔在了废井里。这事除了陈公公自己,谁也不知道。

皇宫里面找了几天洪太监,一直没有找到也就算了。反正皇宫里面的人多,隔一段时间就会少个把宫女或是太监。

对于处理洪太监这件事陈公公还有点得意,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杨婆却什么都知道。

被小杨婆三言两语就吓出了一身冷汗,陈公公这时再也不敢轻慢这个小姑娘了,恭恭敬敬地请小杨婆去看夏仙芝。

小杨婆吩咐,陈公公和她一起去看夏仙芝就可以了,其余的人不要跟着。

进了夏仙芝的房里,陈公公威严地看了一眼,大家就赶紧退了出去,只留下了陈公公和小杨婆在里面。

小杨婆把手放到夏仙芝的额头上,就知道了她昏睡不醒的缘由:“这是被鬼夺舍了,幸亏你们今天就请到了我。过了今天晚上,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了。”

陈公公一听,急了,连忙请小杨婆赶紧救夏仙芝。

小杨婆把准备好的朱砂符纸都拿了出来,点上香烛,开始做法。

只见小杨婆用朱砂在符纸上画好了符咒,然后念念有词,把符咒贴在了夏仙芝的额头上。

一会儿,夏仙芝缓缓睁开了眼睛,用男子的声音哀求小杨婆道:“不要赶我走,我只是想报仇而已。”

小杨婆摇摇头,语气有些严厉地道:“为了你复仇,却要牺牲人家夏小姐的命,你于心何忍?”

陈公公在一旁听着,既惊讶害怕又十分气愤:“就……就是,夏小姐又和你无仇!”

“夏仙芝”没有理会陈公公,只是哀伤地看着小杨婆,泪水一颗颗地滴落下来:“我死得实在是太冤了,可怜我娘和妹妹、妹夫还不知道我已经被害死了,还在苦苦地等着我回去……”

“说说你的仇人是谁?也许陈公公能帮你报仇呢!”小杨婆起了恻隐之心,语气柔和了一些。

“夏仙芝”这才看了陈公公一眼,把自己的冤屈说了出来。

原来住在夏仙芝身体里的鬼魂名叫聂云,是个读书人。

聂云有个十分漂亮的妹妹,被林知府的公子看见了,扔了二十两银子给聂家,逼着聂云的妹妹第二天嫁过去,给他做妾。

聂云的妹妹早就定了亲了,和未婚夫情投意合,死也不愿意去给林公子做妾。

为了救妹妹,聂云想了个办法,喜事照办,但暗地里把妹夫接来,和妹妹成亲。自己则女扮男装,冒充妹妹坐上轿子去林府,以拖延时间,好让妹妹和妹夫生米煮成熟饭。

聂云想着,自己去了林府,顶多被林公子打一顿。只要救了妹妹,他心甘情愿。

但聂云万万没想到,林公子竟然是那么一个凶狠毒辣的人。

得知自己被骗后,林公子没有打聂云,而是要聂云喝下三杯赔罪酒就可以走了。

聂云当时还觉得林公子是好人,很是爽快地把酒喝了,然后高高兴兴地走出了林府。

谁知酒里有毒,聂云走出林府不远,毒性就发作了。

聂云转身想去找林公子,谁知这时从林府出来几个仆人,把聂云拉到了船上,把船划到了河中央,在浓浓的夜色中,把聂云扔进了河里……

聂云死后,聂云的母亲和妹夫来林府找聂云。被林公子让人用棍子赶了出来,说林府没有聂云这个人。

聂云的家人不知道聂云已经被林公子害死了,还以为聂云已经从林府逃走了,还在等着聂云回家……

聂云死后,心有不甘,化作了怨魂,只想报仇。

可他发现林府有门神护持,他根本没法走进林府。于是聂云只有等林公子出来的时候再找他报仇。

可令聂云绝望的是,即便林公子站在他面前,他也拿林公子没有办法。

因为林公子作恶太多,怕遭到报应,特地在寺庙请了一块开过光的玉佩随身携带着。聂云的魂魄根本没法靠近林公子。

聂云日夜在河中悲啼,河中一个八百年的鳖精被吵得心神不宁,没法修炼,于是告诉聂云,他可以教聂云夺舍,魂魄借用阴命人的身躯,就可以接近林公子去报仇了。

聂云大喜,于是向鳖精学会了如何夺舍,等到装载着秀女的大船经过时,正好看到了站在船头的夏仙芝。

那夏仙芝正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命人,而且貌美如花,聂云喜不自胜,觉得老天都在帮他报仇。

聂云在鳖精的帮助下,顺利地进入了夏仙芝的身体,和夏仙芝的魂魄抢夺夏仙芝的身体……夏仙芝因此才会举动怪异,并且沉睡不醒的。

得知了聂云夺舍的原因,小杨婆叹了一口气,问聂云道:“你知道夏小姐被你夺舍后,她会怎么样吗?”

“夏仙芝”躲闪着小杨婆的目光,有些心虚地道:“不知道,鳖精告诉我,夏小姐会成为孤魂野鬼。”

“是呀,夏小姐何其无辜,要变成孤魂野鬼!”小杨婆厉声道,“聂云,你为了给自己报仇,却要牺牲无辜者的性命,你和那狠毒的林公子有何不同?”

“夏仙芝”低下了头,一会儿,一个阴魂从夏仙芝的身体里钻了出来,羞愧地站在小杨婆和陈公公的面前,诚心地向小杨婆认错。

聂云的魂魄一出来,夏仙芝的躯体又倒了下去。

陈公公看到了聂云的魂魄,吓得脸都白了。又见夏仙芝还是没有清醒,连忙过去查看夏仙芝的情况。

小杨婆安慰陈公公道:“聂云的魂魄已经出来了,夏小姐没事了。”

陈公公这才放了心,让小杨婆赶紧把聂云弄走。

小杨婆笑了笑,问陈公公:“你知道林知府是谁的人吗?”

陈公公眯起了眼睛,问道:“莫非他是宋阁老的人?”

小杨婆点点头:“正是。那宋阁老是林知府的舅舅,林知府全靠宋阁老才当上的官。”

“杨婆,你告诉我林知府和宋阁老的关系有何用意?”陈公公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那林知府父子仗着宋阁老的势,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。要斗垮宋阁老,他们父子俩也该出点力不是。”小杨婆笑眯眯地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陈公公看看聂云,又看看小杨婆。

“没错,我想让你把聂云带上,关键时候他可以作为证人,把林知府告上一状。到时候,宋阁老的一个纵容之罪就跑不掉了。”小杨婆道。

“可……那宋阁老分明是……”陈公公支支吾吾地道。心想,宋阁老犯的是通敌叛国之罪,不比什么纵容之罪大多了?
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!”小杨婆一笑,“先把这个罪定下来,那个罪就跑不掉了。”

看着小杨婆胸有成竹的样子,想想她的本领,陈公公准备听她的,把聂云带上,但一会儿又犯了难:“聂云这个样子,我可不知道如何带上他!”

“公公别急,我有办法。”小杨婆道。随即走出舱门,来到了船头,掏出一张符咒,念动咒语。转瞬间,符咒燃火,化作青烟,飘在了河面上。

一会儿,一只背壳有桌面大的鳖精朝着船头游了过来……

小杨婆看到了鳖精,吩咐道:“还不化作人形上船来相见?”

鳖精不情愿地围着船游了一圈,才化成一个又矮又胖又黑的男子上了船。

陈公公惊讶地看着鳖精,又看看小杨婆。

小杨婆转身对着聂云招了招手,聂云连忙飘了过来。

小杨婆对聂云道:“你到鳖精身体里去,这样的妖鬼结合,你们才能瞒过门神,进出皇宫,助夏仙芝和陈公公一臂之力。”

鳖精不高兴地嘀咕道:“我在河里修炼得好好的,为何要去皇宫冒险?那里有门神,有殿神,还有冤魂无数,我和聂云进去了,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!”

小杨婆正色道:“陈公公送夏小姐进宫,是为了救徐威大将军,难道你不愿意帮忙救徐大将军吗?”

鳖精一听小杨婆这么说,立刻高兴起来:“早说呀!救徐大将军我当然愿意。”

陈公公有些害怕地瞟了鳖精几眼,好奇问道:“难道您和徐大将军是旧识吗?”

鳖精摇摇头:“徐大将军怎会认识我?我是钦佩他,敬仰他,不忍心一个为国为民,铁骨铮铮的将军含冤而死。”

陈公公不由得冲鳖精竖起了大拇指:“许多人还不如您啊!”

于是聂云进入了鳖精的身体,小杨婆施了法,鳖精的容貌突然发生了变化,成为了一个年轻俊美的小少年。

“毕竟长得好看的人更容易获得他人好感。”小杨婆解释道。

鳖精有些没好气地看了小杨婆一眼,陈公公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鳖精和聂云的结合体被陈公公打扮成了一个小太监,取名叫小桂子,跟在了陈公公身边。

亲眼目睹小杨婆的法术是那么神奇,陈公公力邀小杨婆和他一起进京。

小杨婆含笑摇头:“我现在还不用进宫。你只要记住我的一句话,此去一定会成功。”

“什么话?”陈公公满怀期待地看着小杨婆。

“你把藏证据的地方告诉我,夏仙芝只要把聂云案捅出去就行了。”小杨婆道。

“就聂云案能救徐大将军?能斗垮宋阁老?”陈公公表示不相信。

“相信我。我也是为了救徐大将军才特意赶来的,不然你的随从怎么可能找到我?”小小的杨婆稚嫩的脸上都是诚恳。

陈公公看了小杨婆一眼,犹豫着,半天才点了点头,把藏证据的地方告诉给了小杨婆。

小杨婆笑看了陈公公一眼,突然纵身一跃,跳入了河水中。一条大鱼赶来,接住了小杨婆,一人一鱼,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影。

陈公公惊讶得张开了嘴巴,半天都没有合上。他决定了,一定听小杨婆的话,瞅准时机,先把聂云案给捅出来。

因为夏仙芝的事被耽搁了几天,陈公公命令日夜兼程赶往京城。

半个月后,陈公公带着一行人入了皇宫。

经过一系列的程序后,被挑选出来的秀女们终于见到了皇帝。

皇帝三十出头的样子,有些瘦削,脸上棱角分明,显得十分严厉。当他眯着眼睛看着这群千娇百媚的少女时,众秀女都心跳如鼓,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。

只有夏仙芝,早就得了陈公公的嘱咐,不但没有低头,反而冲着皇帝灿烂一笑。

皇帝果然被夏仙芝给吸引了,让宫女把夏仙芝叫到面前来。

夏仙芝袅袅婷婷地走上前去,看着皇帝抿着嘴,又是一笑。

皇帝一下子就被容貌出众,明媚可人的夏仙芝给迷住了,摆摆手,示意其他的秀女出去,唯独把夏仙芝给留了下来……

在陈公公的指点下,夏仙芝把皇帝的心思揣摩得透透的,该娇嗔时娇嗔,该体贴时体贴,不到半年,夏仙芝就被封了嫔。

一年后夏仙芝怀上了身孕,皇帝又把她封为了丽妃,救徐威的时机终于成熟了。

这天夏仙芝估摸着皇帝要来看她了,便把被子盖在头上,装出一副吓得直抖的样子。

等皇帝一进来,掀开被子,夏仙芝就扑到了皇帝怀里,哭泣着让皇帝救她。

皇帝连忙问夏仙芝发生什么事了。

夏仙芝便按和陈公公、小桂子商量好的,告诉皇帝,她在进京的路上,曾经被一个叫聂云的鬼魂差点夺了舍。幸亏她得到了一只鳖精的帮助,才脱了身。

“皇上,那只鳖精可说了,因为臣妾注定是您的人,它才舍去修为帮臣妾的。说起来,臣妾还得谢谢皇上您呢!”夏仙芝娇滴滴地道。

皇帝一听,不免有些得意。

“不过,因臣妾有了身孕,阳气不高,那个聂云的阴魂竟然追到皇宫里面来了。皇上,臣妾好害怕呀!”夏仙芝趴在皇帝怀中,仰起满是泪痕的脸,哭泣道。把皇帝的心都哭碎了。

“爱妃别怕,朕这就叫人把那聂云的阴魂赶出去。”说着皇帝就要喊太监进来。

夏仙芝连忙轻轻地捂住了皇帝的嘴,告诉皇帝:“皇上,仅仅是把聂云的阴魂赶出去没用的。那鳖精救我之时曾经说过,要想彻底解决臣妾的问题,就得把聂云的冤屈给解了。他就能安心地去投胎,不再来找臣妾了。”

“哦,那聂云有何冤屈,竟然敢追到皇宫里面来?”皇帝一下子就来了兴趣。

“这个臣妾可不知道。不过今晚他肯定还会来找臣妾的,皇上您到时候可以亲自问他。”夏仙芝嘟着嘴道。

皇帝点了点夏仙芝的鼻子,答应了。

到了晚上,皇帝如约来到了夏仙芝住的宫殿里,等到了半夜时分,小桂子来了,化成聂云的模样,把林知府、林公子还有宋阁老都告了一状。

聂云告林公子欺男霸女,林知府纵子行凶……而他们父子俩之所以如此放肆,是因为有宋阁老在罩着……民间不知有皇上,但都知道宋阁老……

皇帝亲眼看见聂云从门缝里飘了进来,被吓得半死。当听到聂云说民间只知宋阁老,不知有皇上时,脸都气白了……

过了一段时间,林知府就被下了大狱,家也被抄了。

奉命抄家的官员们在林知府的密室里不但发现了大量的金银财宝,还发现了宋阁老通敌叛国的证据,不敢怠慢,连忙送往京城。

这下宋阁老数罪并罚,一家子都进了大牢,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们,也一个都没有跑掉。

徐威终于被释放了,官复原职。

陈公公这才明白了小杨婆为何不让他直接把证据交上去。

皇帝太多疑,如果没有合情合理的理由,就那么把证据交给皇帝,皇帝不但不会相信证据的真实性,还可能会连累到夏仙芝和自己,更可能会杀了徐威。

只有这样拐着弯把证据“查”出来,皇帝才会深信不疑。

陈公公终于达到了目的,便想法子让“小桂子”在皇宫里消失了。

再说聂云家,林知府被抄家后,他的家人就知道他已经被害,连尸体都找不到了。

聂云的母亲坐在河边差点哭瞎了眼睛,他的妹妹妹夫也十分悲伤。

这时“聂云”突然走了过来,告诉母亲他其实没有死,掉入河里后被一个好心人救了。因为要养伤,所以才没有及时回家。

聂云的母亲喜出望外,妹妹妹夫也是惊喜万分。

原来救出徐威大将军后,鳖精就准备回到河里继续修炼的。

聂云苦苦哀求鳖精,让他去陪伴母亲几年。他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他很担心母亲因为他的死而病情加重。

鳖精被聂云打动了,答应了他,于是带着聂云的魂魄,化成了聂云的样子出现在了他的家人面前。

“聂云”陪伴了母亲三年。

三年后,母亲去世了,鳖精也就告别了“妹妹”“妹夫”,又回到了河里修炼。聂云的魂魄也去了阴曹地府,准备转世投胎。

却说皇宫里,夏仙芝生了一个儿子,开始的确是盛宠一时。

可惜好景不长,皇宫里不断出现新的美人,皇帝图新鲜,渐渐地就把夏仙芝给忘记了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夏仙芝的儿子又被人谋害投了毒,奄奄一息。

夏仙芝哭干了眼泪,恨不得和儿子一起死去。

这天半夜,一个老婆婆的阴魂突然来到了夏仙芝的寝宫里,一下子就钻进了夏仙芝儿子的身躯里。

“小皇子”马上便醒了,奶声奶气地叫夏仙芝母妃。

夏仙芝见了,惊恐万状,厉声呵斥道:“你是何方妖孽,为何要钻进我儿子的身躯里?”

“小皇子”笑了:“我姓杨,大家都叫我杨婆。你被聂云夺舍,还是我帮你的忙,让你没事的……”

夏仙芝这才渐渐地冷静下来,问道:“杨婆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小皇子”杨婆正色道:“小皇子的魂魄已经被鬼差带走了,如果我不来,你和陈公公就会大祸临头了。”

“你为何要帮我们?”夏仙芝不能接受儿子已经不在的消息,哭着问杨婆。

“你们帮助过徐威将军,我当然要帮你们。”杨婆道。

第二天,贵妃气势汹汹地来问夏仙芝的罪,罪名就是没有看护好小皇子,让陈公公给小皇子下了毒,还带来了人证物证。

原来贵妃无子,见夏仙芝失宠后,便打主意想把小皇子养到自己身边。

儿子就是自己的命根子,夏仙芝哪里肯答应。

贵妃气愤不已,便买通宫女给小皇子下了毒,把罪名嫁祸到陈公公身上,想借此治夏仙芝和陈公公的罪。

夏仙芝冷笑着把活蹦乱跳的“小皇子”抱了出来,贵妃傻了眼,灰溜溜地走了。

皇帝得知此事后,把贵妃降了分位,又来看望夏仙芝和儿子。

“小皇子”活泼可爱极了,逗得皇帝哈哈大笑。

从此皇帝经常来看夏仙芝和“小皇子”,夏仙芝渐渐地又得宠了。借此机会,陈公公也越来越得到了皇帝的宠信。

没人的时候,夏仙芝便会和“小皇子”杨婆聊天。

夏仙芝对杨婆的来历很感兴趣。

杨婆告诉夏仙芝,她从小修习道术,十分精通各种道法。年老死去后,她正要去阴曹地府报到,有个阴命小姑娘被一个鬼魂给夺舍,眼看就要没命了。

杨婆不忍心让小姑娘的爹娘失去女儿,便钻进了小姑娘的身体里和那个鬼魂争斗。

那个鬼魂被赶跑了,但小姑娘的阴魂也被带走了。杨婆没有办法,只好住在了小姑娘的身体里,利用道术替小姑娘的爹娘赚了不少的钱。

几年后,杨婆算出夏仙芝和陈公公有劫难,便舍去了小姑娘的躯体,来到了皇宫替夏仙芝和陈公公解围……

时光飞逝,转眼十多年过去了,皇帝驾崩后,夏仙芝的儿子有了封地,于是带着夏仙芝和陈公公出了宫。

直到夏仙芝和陈公公去世后,杨婆才从夏仙芝儿子的身躯里出来,从此不知所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