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 故事 作文 图书 树洞
全部 短篇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医院鬼故事 家里鬼故事 民间鬼故事 灵异事件 内涵鬼故事

聊斋故事:媚蛊

陌上开花
发表于 2023-02-27 11:08

苗女红姑坐在桌子旁,两手托腮,正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,一个丫鬟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,放到了红姑手边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,才退了出去。

红姑随手拿起茶杯,喝了几口茶。

隐在一旁的丫鬟看到了,欣喜不已,来到了一个角落里,对着藏在暗处的一个黑影轻声道:“她喝了茶了。”

那个黑影对着丫鬟招了招手。

丫鬟以为是去领赏,高高兴兴地走了过去。谁知被黑影一把掐住了脖子,没一会儿就断了气,然后被扔进了湖里。

面无表情地看着丫鬟沉入了湖底,黑影又等了一会儿,估计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,才来到了红姑的房间里。

见红姑脸朝下,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,黑影长吁了一口气……

媚蛊

红姑是苗族远近闻名的神射手何阿坤的女儿。才三岁就被阿坤带到山上去和他打猎。等红姑七岁时,已经能拉开小弩配合阿爹狩猎最凶猛的野猪了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晃红姑已经十五岁了,细眉大眼的,模样十分俊俏。

长年跟着阿爹去打猎,红姑学了一身好本领,不仅会射箭,而且爬山过涧如履平地,还能徒手和野物搏斗。

这天红姑背着一篓草药去集市上卖,得了不少钱,很是高兴,买了一些阿爹爱吃的东西,连蹦带跳地往回走。

快到家了,红姑大声地喊起爹来,却没有听到爹爹回应自己。

红姑有些奇怪,往常这个时候,爹爹总是在家里等着自己。只要一听到自己的声音,就会出来,笑呵呵地迎接自己。

红姑进了门,发现家里静悄悄的,爹爹不知道去哪里了,顿时玩心大起,把背篓藏好,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,准备吓爹爹一跳。

红姑刚刚藏在了柜子后面,突然听到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红姑以为是阿爹,悄悄地把头探了出来,想伺机把阿爹吓一跳。

谁知进来的不是阿爹,竟是一个黑衣蒙面人,一进门就四处翻找着什么。

红姑正想从柜子后面冲出来,质问蒙面人为何在自己家四处乱翻。这时,何阿坤冲了进来,二话不说就和蒙面人打了起来。

红姑担心阿爹的安危,正想出去帮阿爹的忙,却听到阿爹一边和蒙面人打斗,一边从嘴里发出了“啾啾”的鸟叫声。

红姑一听到这个声音,立刻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红姑和阿爹上山打猎,为了更好地抓捕猎物,两人约好了以各种声音为暗号。刚才阿爹发出的声音就是告诉红姑,不要擅自行动,蛰伏好。

见阿爹渐渐占了上风,红姑放了心,暗暗猜测着蒙面人的来历。

谁知那个蒙面人见何阿坤那么厉害,打了一个胡哨,从外面冲进来了好几个蒙面人围攻何阿坤,何阿坤寡不敌众,身上被剑刺了好几下,立刻成了一个血人,却不停地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,让红姑不要出来。

红姑心如刀绞,眼泪哗哗直流,却死死地捂住了嘴巴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何阿坤为了女儿,拼死搏斗,杀了两个蒙面人,最终还是被最先进来的那个蒙面人所杀。

红姑捂住了眼睛,不敢再看外面。她的心痛得要撕裂了,却仍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红姑知道,以自己的功夫,出去也是送死。她得留下一条命,替阿爹报仇。

一个蒙面人指着何阿坤的尸体,对杀死何阿坤的蒙面人道:“老大,刚才这个家伙不停地发出怪声,肯定是在给他女儿报信。我估计那个小妞应该出去了。她要是在屋子里,见咱们杀了她爹,还不得喊出声来。”

“应该是的,你们出去,分头去找。我留在屋里,继续找东西,顺便守株待兔。”那个蒙面人老大点头道。

红姑躲在柜子后面,既悲伤又愤怒,把嘴唇都咬破了,才忍住了冲出去击杀仇人的念头。

几个蒙面人正想出去,突然一个十八九岁,身形修长,相貌俊美的年轻书生走了进来,见了何阿坤的尸体,眉头一皱,厉声道:“朗朗乾坤,光天化日,你们竟敢杀人,还有王法吗?”

几个蒙面人笑得前仰后合:“就要死了的人,还讲什么王法?你去和阎王爷讲王法吧!”说着,一个蒙面人漫不经心地对着书生的胸口就是一剑。

谁知书生身形极快,不知怎么的竟然绕到了那个蒙面人的身后,对着蒙面人的后背就是一掌。

那个蒙面人笑声未歇,就倒了下去,挣扎了两下,先去见了阎王爷。

另外几个蒙面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没想到年轻书生的武功竟然那么厉害。

那个蒙面人老大一挥手,几个蒙面人一齐朝着年轻书生攻了过去。

年轻书生的武功极高,几个蒙面人一起上也打不过他。蒙面人老大见势不妙,打了一个胡哨,示意大家逃跑。

书生冷冷一笑,飞身而起,一闪就拦在了几个蒙面人的前面。

蒙面人老大慌了,让几个手下一定要拦住书生,自己却猛地朝窗子外面窜去。

谁知窜得太急,蒙面巾被窗棱挂住了。

蒙面人老大更慌了,下意识地回过头来拿蒙面巾。拉扯了一下,终于拿到了蒙面巾,那个蒙面人老大飞也似的跑了……

红姑早就死死地盯着这个杀死阿爹的人了。见他回过头来,红姑眼睛都没眨都看着他,把他的模样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书生和几个蒙面人打斗了几回合,就把几个蒙面人都解决了。还想去追那个蒙面人老大的,见窗外一点踪迹都看不到了,只好作罢。

红姑躲在柜子里,见书生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,嘴里念叨着:“官府看到了这满地的尸体就麻烦了,还是烧了好。”

红姑怕书生真的把屋子和阿爹尸体都烧了,连忙从柜子里走了出来。

书生看到了红姑,很是吃惊,惊讶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为何会藏在柜子里?”

红姑没有理会书生,悲痛欲绝地跪在了阿爹的尸体前,放声大哭。

书生恍然:“原来他是你爹爹。”

红姑哭了好久,才红肿着眼睛去屋旁挖坑,要把阿爹和阿娘埋在一起。

书生也来帮忙。

红姑嘶哑着声音给书生道谢。

书生连忙摆手,红着脸说了一通之乎者也的话,意思是要红姑不要放在心上,他扶助弱小是应该的。

把阿爹埋葬好后,红姑就跪在了阿爹坟前,一动不动地直到黄昏,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回到了屋里。

红姑惊奇地发现书生竟然还在。而且把几个蒙面人的尸体都拖了出去,把屋子里也收拾好了,还把红姑从集市上买来的吃食也做好了,热气腾腾地摆在桌子上。

红姑再次感谢了书生,虽然心里难受得什么都吃不下,但还是往嘴里塞了一些东西。

见红姑肯吃点东西,书生高兴道:“这样才对呀!一定要保重好身体,你爹爹的在天之灵才不会为你担忧。”

见红姑吃了点东西,稍微平静了一些,书生便给红姑作了一个长揖,有些羞愧地道:“虽然事发突然,但我们终究男女有别。如今天色已晚,在下便先出去,到屋外去坐一晚,顺便替姑娘看好门户。姑娘你把门窗关好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说着书生就要走。

红姑连忙叫住了书生:“若是被其他苗人知道我红姑这样对待恩人,会被指断脊梁骨的。恩人你留下来,如果不嫌弃,就在爹爹的房里歇息一晚。”

提到爹爹,红姑的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。

书生本来想拒绝的,见红姑悲伤不已的样子,点了点头,叹气道:“还未告知姑娘在下的姓名。我姓梁,单名一个成字,祖籍江淮。因考秀才名落孙山,四处游览,想散散心。”

梁成又解释自己为何会来到红姑家:“今日集市上我看到几个男子鬼鬼祟祟地跟在你身后,商量着要来你家找什么东西,还要把你掳走。我便留了心,跟在那几个男子身后。谁知他们极其谨慎,我只能远远地跟着。加上走山路我不太习惯,结果迟了点,没有救到你爹爹,真的很惭愧。”

红姑给梁成行礼,感谢梁成救了自己,但眼睛里还是有疑惑。

梁成摸摸脑袋,憨笑道:“我知道姑娘肯定不明白,我一个读书人为何会有一身武功。其实我外祖父是开武馆的。我从小身子不是很好,经常生病。外祖父便把我带在身边,教我习武健身。练来练去的,我便练出了一身武艺。”

红姑这才打消了心里的疑虑,再次给梁成行礼,告诉梁成,自己姓何,名叫红姑。

“我听那些蒙面人说,要来你家找什么东西,你知道他们要找什么吗?”梁成好奇问道。

红姑想了想,道:“我家最值钱的就是几张兽皮了,莫非他们要抢就是那个。”

梁成一听,哭笑不得:“他们怎么可能为了几张兽皮大动干戈?我听那几个蒙面人说要找什么蛊,应该是那个东西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他们想要的是那个媚蛊。”红姑咬着牙道。

说着,红姑从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坛子里掏出了一个玉盒,放到桌子上,要打开给梁成看。

梁成连忙制止红姑:“不要打开!这个什么媚蛊肯定很珍贵,你收好就行了。”

红姑愤恨地道:“就是为了这个东西,我阿娘死了,现在我阿爹也被杀了……我要砸了它!”

说着,红姑拿起玉盒,举了起来,就要往地下砸。

梁成连忙拦住红姑,惊呼道:“别砸!你的爹爹母亲会难过的。”

梁成的话让红姑的泪水又滑下了脸颊,她的双手颤抖着,再也砸不下去了。她想起了十岁那年发生的事情……

原来苗人有女子养蛊的习俗。红姑的阿娘金巧养出了一个十分罕见的媚蛊。

因为媚蛊十分霸道,一旦使用,就会夺人魂魄,而施蛊者也会相应地失去某种东西。因此金巧再三叮嘱何阿坤不要把媚蛊的事说出去,连女儿红姑都不要告诉。

何阿坤嘴里应着,心里却不以为然。有一次喝多了点酒就把媚蛊的事说了出来。

谁知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苗人里有个奸滑的家伙叫龙令西,想谋夺红姑阿娘的媚蛊,于是趁着何阿坤和红姑去山上打猎的时候来何家偷媚蛊。

金巧发现了龙令西,大喊起来。龙令西一着急就杀了金巧。

这时正好何阿坤和红姑回来了,见妻子倒在血泊中,何阿坤悲怒攻心,一刀就砍死了龙令西。

杀死龙令西后,何阿坤一不做二不休,带着红姑把妻子的尸体和家里值钱的东西背了出来,把媚蛊揣在怀里,一把火把房子都烧了,然后对外宣称媚蛊已经被烧毁在屋里了,以免再惹来灾祸。

妻子死后,何阿坤知道是自己说漏了嘴惹的祸,懊恼悲伤极了,就搬到了苗寨最偏僻的地方住了下来,把妻子葬在了屋旁,每当难过的时候,就到妻子的坟前哭泣诉说一番……

见红姑已经知道了媚蛊的事,何阿坤干脆告诉红姑,他把媚蛊藏在了墙角的坛子里,还再三叮嘱红姑不要把媚蛊的事说出去。

红姑虽然年纪小,但很是懂事,从来没有把媚蛊的事说出去过,就是有人来找红姑打听,红姑也按阿爹交代的,告诉别人媚蛊已经毁在大火里了。

把媚蛊放到了桌子上,红姑皱着眉头道:“不知那些蒙面人是什么人,他们来抢媚蛊要干什么。这个媚蛊是阿娘养出来的,阿娘不在了,就只有我才能唤醒蛊虫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,那些蒙面人为何要掳走你,”梁成打断了红姑的话,恍然道,“他们是想胁迫你唤醒蛊虫,使用蛊虫,好去害人。”

“我和阿爹都说了,媚蛊已经被烧毁了,他们是怎么知道媚蛊还在的?”红姑不解地道。

“唉,这世上根本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梁成道,“何况那些蒙面人都是一些杀手,只要有人给钱,他们就办事……”

“所以,我要报仇,不仅要找那个什么老大,还得找出那个请他们来杀我阿爹的人。”红姑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道。

“是的,我们可以先找到那个蒙面人老大,然后逼问出他背后的主使者,杀了那个主使者,才算真正地报了仇。”梁成点头道。

“你说‘我们’……梁大哥,你要帮我报仇吗?”红姑惊讶道。

“红姑,梁大哥要是不帮你,我敢保证,不出三天,你就会被抓住的。”梁成叹气道,“我明知道你有危险,还弃你不顾,那和禽兽有什么两样?”

“谢谢你,梁大哥!”红姑跪在了地上,给梁成磕了几个头,泪如泉涌。

“红姑,你别这样,快点起来。”梁成手足无措地喊着红姑,想把红姑拉起来,又不敢;见红姑给自己磕头,又很不好意思……

第二天,梁成让红姑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,带上媚蛊,跟着他去找外祖父。

梁成的外祖父虽然已经隐退江湖了,但他的一身功夫还在,而且见识特别广。

到了集市上,梁成先给红姑买了汉人的衣服,把红姑打扮成一个少年,既不引人注目,又方便行走。

带着红姑来到了外祖父居住的地方,梁成十分兴奋。

梁成告诉红姑,他的母亲死得早,爹娶了继母,继母待他很不好,他差点病死。是外祖父把他接到身边,教他武功,还送他去读书。

“要是没有外祖父,我早就没命了。一年之中,我待在家里的时间加起来都只有两个月,大部分时间我都和外祖父在一起。”梁成笑着对红姑说。

见红姑有点紧张,梁成笑道:“我外祖父最仁慈不过了,他见了你肯定会说,咦!这是哪里来的俊小子啊?”

见梁成学着他外祖父说话,红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两人说着话,来到了梁成外祖父家的门前,梁成正要喊一声“外祖父”,突然呆住了。

红姑一看,也呆住了。梁成外祖父家的大门敞开着,院子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胸前插着一把剑,倒在了血泊中,眼睛瞪得大大的,早已没了性命了。

梁成手里拎着的糕点全都掉在了地上,他木愣愣地呆站着,嘴里喃喃地喊着“外祖父”……

这时红姑发现了不对劲,一把拉住梁成,转身就跑。

梁成的头脑还没清醒,被红姑拉着跑出了好远才回过神来,流着泪要回去替外祖父报仇。

红姑道:“那好吧,咱们回去正好自投罗网。”

“为何?”梁成两眼充血,牙都要咬碎了。

“你外祖父的屋子里藏着不少人。”红姑冷静地告诉梁成。

“那怎么办?我不给我外祖父报仇吗?”梁成嘶吼着。

“是谁杀了你外祖父?”红姑问梁成。

梁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泪水哗哗直流,他痛苦地摇了摇头。

“所以,咱们得悄悄地回去,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。”红姑道。

梁成点了点头。

于是两人又悄悄地来到了梁成外祖父的屋旁,看见院子里有好几个人在商议着什么,而那个蒙面人老大赫然在里面。

梁成正要进去,几个衙役过来了,大声赶梁成和红姑走,训斥两人道:“这里发生了命案,你们俩看什么热闹,还不快走开。”

说完几个衙役便一边商议着如何破案一边进了院子。

屋里的几个人听到了声音,赶紧走了。

梁成和红姑看到了那几个人走的方向,连忙跟了上去。

那几个人走了大概两刻钟的样子,进了一间不起眼的屋子里。

梁成正想到屋子旁去查看一下情况,这时有个二十多岁,身材瘦高,鹰眼勾鼻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身边还跟着几个人,不过那个老大不在里面。

两人又等了一盏茶的时间,才终于看到那个老大鬼鬼祟祟地走了出来。

梁成和红姑走上前去,二话不说,立刻动手,一下子就把那个老大制服了。

那个老大被带到了角落里,开始还嘴巴硬,不肯说实话,被梁成一顿暴揍,打得奄奄一息,才告诉梁成和红姑,他是从京城来的,二皇子的手下。

他来到了这里,想用红姑家的媚蛊对付大皇子。

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梁成,救走了红姑。他们这才杀了梁成的外祖父,想设陷阱抓住梁成和红姑。

得到了想知道的,梁成一剑杀了那个老大,带着红姑朝京城走去,说要和红姑去杀了二皇子。二皇子才是他们俩真正的仇人。

红姑虽然还有很多疑惑,可出了苗寨,她几乎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听梁成的。

一路上梁成对红姑照顾得十分细致周到。而且为了安全,两人一直形影不离,连晚上都是睡在一间房里。

梁成通红着脸告诉红姑,他要对红姑负责,等大仇一报,他就娶红姑为妻,两人一起四海为家,游遍天下美景。

红姑倒是落落大方,说自己和梁成只是在同一间房歇息而已,并没有肌肤之亲,不用梁成负责。

梁成却深情款款地告诉红姑,他很喜欢红姑,已经决定了,这辈子要和红姑白头到老。

红姑满脸红晕,羞答答地看了梁成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。

走了一个月的样子,梁成和红姑终于来到了京城,商议如何杀了二皇子。

梁成道:“二皇子身边守卫森严,普通人根本无法靠近他。可他有个致命的弱点,喜欢美色。如果红姑你能接近二皇子,就能用媚蛊杀了他,替你爹和我外祖父报仇。”

“我可以去杀了二皇子报仇,可是我怎么能接近二皇子呢?”红姑问梁成。

“我来想办法。”梁成道。

于是红姑在客栈里等着,梁成早出晚归地去打探消息。

过了些天,梁成很是高兴地回来了,告诉红姑,机会来了。二皇子要去某地,他们可以在半路等着他。

于是两人提前出发,在半路等着二皇子,果然看到那个鹰眼勾鼻的男子陪着一个气度不凡,贵气逼人的年轻公子出现在酒楼里。

红姑打扮成一个卖唱的女子,故意引起二皇子注意,果然被二皇子看上了,带在了身边。

当天晚上,二皇子就要红姑侍寝……第二天,就传出来二皇子死于非命,红姑被抓的消息。

梁成大喜,悄悄地潜回京城,去找大皇子领功去了。

原来梁成是大皇子的人。

皇帝的年纪越来越大,到了必须立储的时候了,最有希望的本来是大皇子。

谁知二皇子突然崛起,威胁到了大皇子。

大皇子焦虑极了。这时有人给大皇子献计,找到奇人异士,神不知鬼不觉地灭了二皇子,不就解决问题了吗。

大皇子身旁有个谋士,曾经到过苗寨,告诉大皇子,苗女会用蛊,能杀人于无形。

大皇子大喜,派人到苗寨去寻找合适的苗女,正好打听到了红姑家有媚蛊的消息。

大皇子本想派人硬抢的。谋士告诉他,苗女性格倔强,如果被逼,就会适得其反,说不定中蛊的就是自己。

大皇子便问谋士怎么办?

谋士就设了一计,派人当着红姑的面杀了何阿坤,还故意把其中一人的相貌暴露出来。

然后梁成出场,得到红姑的信任。又杀了一个老头冒充梁成的外祖父,让红姑跟着梁成,顺利地知道二皇子才是他们俩真正的仇人……

这时梁成就可以带着红姑进京,找到二皇子,利用媚蛊杀了二皇子了。

梁成回到了京城,大皇子重重地奖赏了梁成。

梁成春风得意,来到了酒楼,要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。

吃完了饭,喝了不少酒的梁成摇摇晃晃地走在街上,突然看到红姑站在面前,吓得酒都醒了。

愣了一会,梁成挤出了几滴眼泪,做出了一副惊喜万分的样子:“红姑,你逃出来了,太好了!”

红姑浑身都是血,她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就昏倒在梁成怀里。

梁成伸出手,想杀了红姑的,可红姑突然又睁开了眼睛,催促梁成道:“快带我离开这里,有人追我。”

梁成无奈,只得带着红姑先离开。

回到了住处,安顿好了红姑,梁成左思右想,还是不放心,决定杀了红姑,以免后患,于是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
梁成看着红姑死了,正想上前把红姑的尸体拖出去扔了,谁知突然闻到了一股十分沁人心脾的香气,一会儿,眼前出现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。

美人身着轻纱,半裸着身子,极尽魅惑地扭动着,梁成不知不觉地朝着美人走去……美人主动献上了香唇,梁成沉醉不已,俯身吻了上去……

一盏茶的功夫,梁成的尸体躺在地上,魂魄飘在了半空中。

梁成惊骇地看着红姑及她手上的一只白白嫩嫩的蛊虫,不由得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还活着……那就是媚蛊吗?”

红姑扬了扬手上的蛊虫,冷笑道:“你破绽百出,我早就防备着你了……”

原来红姑早就怀疑梁成了。首先梁成的武功那么高,竟然会放走那个蒙面人老大,就让红姑起疑心了。

而最让红姑怀疑的就是梁成的“外祖父”。那个死去的老人根本不像练武之人,而且梁成竟然不埋葬他的外祖父,带着红姑就往京城赶。这和梁成说的和外祖父感情极深根本不符。

“其实你让人怀疑的地方实在太多了,我又不是傻子。一直没有戳穿你,我就是想知道到底谁才是我真正的仇人。”红姑淡淡地道。

“是大皇子,他才是你真正的仇人。”梁成喃喃道。

“我早就知道了,是二皇子告诉我的。那天我根本就没杀二皇子,之所以传出消息,是我们俩使的计。”红姑笑道。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半年过去了。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大事,大皇子突然死了,二皇子被立了太子。

二皇子成功上位后,还想留下红姑的。可是红姑已经不辞而别,早就不知所踪了。